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疯狂买货又疯狂退货,竟是老板下令报复离职员工……!

疯狂买货又疯狂退货,竟是老板下令报复离职员工……

时间:2024-06-13 22:21:10 来源:青岛市预约品茶 作者:休闲 阅读:558次

“老板,疯狂今天流水‘爆了’!买货”

宋常青(化名)是又疯员工浙江绍兴上虞一家雨伞厂的老板,平时也做电商。狂退他打开自家网店后台发现,货竟店里销量第一的老板离职雨伞在几个小时内竟然卖出了300多把。虽然他觉得有些奇怪,下令但也没多想,报复以为正好遇到了一波“流量”。疯狂

然而到了第二天,买货订单遭遇疯狂退货;第三天,又疯员工铺天盖地的狂退差评席卷而来。

“我以为是货竟遭到了‘差评师’的围攻,可对方没提任何要求……”就在宋常青大惑不解之时,老板离职短短两个月内,下令他先后经历了3次“毁灭式”的差评“轰炸”,自家产品也掉出了雨伞类目第一的排名,损失上百万元。

直到他向上虞警方报案之后,这个来得“莫名其妙”的“差评潮”背后的真相才逐渐被揭开……

大量差评

“第一次‘爆单’的时候,觉得有些奇怪。”据宋常青回忆,那是2023年4月,只不过当时没多想。“直到第二天发现退款率非常高,才觉得不对劲。”宋常青一开始以为是产品出现质量问题,特意去了一趟仓库仔细检查,却无功而返。

直到后续买家收货后,出现的几十条“差评”一下给他打懵了——每条评价都称“货不对板”,他卖的是自动雨伞,差评却说他卖生锈的老式雨伞。

“我加了其中一个买家询问到底是什么原因,对方表示,是有人让他们这么干的。”宋常青以为自己遇到了“差评师”团伙,可对方却静悄悄地,只字不提花钱删差评的事,这让他心里感到更加的不安。

让宋常青没想到的是,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,他又迎来了第二波、第三波“袭击”。对方甚至在他设置发货之后就立刻申请退款——这样一来,他不仅亏了雨伞,还要亏损物流和包装的费用。

三次“袭击”之后,宋常青原本已经做到类目第一的雨伞链接掉到了第二名。经统计,购买发货后立即退款的多达1600余单,差评100余单,还有部分货物仅退款未退货,直接导致损失快递费用1.3万余元。至于“差评”后当月的店铺营业额更是直线下降100万元,利润损失十几万元。

为了冲回类目第一,宋常青无奈只能选择打折销售,用最低的价格换回真实买家的好评。折扣最低的时候,一把22元的雨伞只卖11元。“简直就像吃了哑巴亏一样。”宋常青一边做亏本活动,一边向平台投诉,最终决定向上虞警方报案。

恶性竞争?

在接到报案后,上虞区公安分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就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“气息”——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,以往的恶意差评多为个人行为,主要是利用店主对差评的恐惧心理进行小数额的敲诈勒索。但这一次明显不同,显得有组织、有预谋且来势汹汹。

这起案件不仅引起上虞警方的重视,同样引起了浙江省公安厅网安总队的高度关注。很快,以绍兴、上虞两级网安及辖区派出所为主要成员的专案组成立,在总队直接指挥下进行专案攻坚。

“我们摸排到了一家位于温州的电商公司(以下简称‘温州公司’)。”案件主办民警王凯表示,当时他们觉得有些诧异,那是一家有着上千员工的电商大公司,开设有自己的店铺,对接多家工厂,产品销售由自己运营,但货物由厂家直发,该公司赚取“运营费”,生意一直不错。

从常理来看,这家电商企业和厂家合作共赢,并没有向厂家店铺发起“差评潮”攻击的必要。

难道,是该公司员工的个人行为吗?

网安部门通过调查资金流、信息流、网络流并在多维度开展扩线侦查后基本确认,除了宋常青之外,还有不少厂家也遭受了“袭击”,确定这是一起通过恶意差评对电商平台网店进行行业打压的“网络水军”团伙犯罪案件。

在充分固定犯罪证据之后,上虞警方开展收网行动,同时在温州、杭州、义乌进行抓捕,当场扣押工作电脑17台、手机16部。有些嫌疑人在被抓获时甚至不知道自己触犯了法律,还认为是合理的商业竞争。



恶意报复

警方在对嫌疑人进行审讯之后发现,这起案件的背后,竟暗藏着电商网络的“恩怨情仇”。

原来,宋常青的雨伞厂曾招聘过一名叫柳东东(化名)的运营人员,在他的运营之下,该厂某款自动伞的链接成了“爆款”,做到了雨伞类目第一。而柳东东之前正是从温州公司带着资源、人脉和经验离职的。

“我们有很多运营人员,但是老板工资给得很低,我们陆续辞职的人也不少。”柳东东说,他没想到自己原来的老板竟然对员工离职的事气不过,会对他们进行报复。

原来,温州公司的“二把手”陈某发现,原本由自己公司运营排在类目第一的产品纷纷被挤了下去,取而代之的,多是由离职人员运营的产品。

一气之下,陈某和老板商量,决定“追杀”这些排在类目第一的产品。他们在公司群里下达指令:“大家统计一下哪些人离职后又在外面和我们运营相同产品的,这样的商户发现一个打掉一个,打掉后我们再冲类目第一。”


指令下达之后,温州公司以8元左右每单的价格雇佣“刷手”,专门针对从该公司跳槽出去且继续从事产品运营的员工,以及对其他电商平台做到类目第一的商户进行差评。

经查明,该团伙已累计对100余家商户刷差评共1万余单,不仅严重侵害了商家的财产利益,更严重扰乱了网络消费秩序。截至目前,涉案的17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,已被全部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

图片 网络截图

素材 浙江网警

(来源:公安部网安局)

(责任编辑:知识)

上一篇:中国又一伟大工程,7000余人奔赴湖北支援,为中部带去发展
下一篇:倒计时最后3天!破船不用拖走了,菲要求:舰上人员做好准备
相关内容
最新内容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